南传经藏的翻译问题

2014年4月13日 没有评论

 

最近看了玛欣德尊者翻译撰写的一些南传经藏的书,比如《比库巴帝摩卡》、《阿毗达摩讲要》等等,尊者为了传播正法的努力令人钦佩,但是在各种专用名词翻译的策略上,让人很不习惯。

比如“比丘”,翻译成为“比库”;比如“世尊”,翻译成为“跋噶瓦”;比如“阿罗汉”,翻译成为“阿拉汉”。对这种做法,尊者解释认为以前那些翻译(比丘、世尊、阿罗汉等等)来自于梵文,而巴利三藏的翻译要反映巴利的特点,以区别于梵文的翻译。这么做本人其实觉得没有必要:

首先,“比丘”、“世尊”、“阿罗汉”在现有汉地学佛的人中,已经形成了相对固定的语言习惯,非要用另外一套提法不同,而实质上没有区别的词汇来代替,只会增加学习者的困难,而且不利于更好地接受南传经藏。

虽然以前的翻译来自于梵文,但实际上大部分都已经深深根植在中国文化词汇中了。如果不是尊者所说,我还真不知道原来“比丘”等这些词汇是从梵文翻译过来的,没必要非要显得和梵文有区别。这么做其实隐射出要和梵文大乘经藏相“区别”的一种意味,但是相区别更多地是应该体现在教义、义理上,这种词汇上的非本质性差异,其实没必要纠结的。

现在的翻译,很多是从音译过来的,从“信雅达”的角度来说,其实很多时候反而不如以前的翻译。比如同样是表达对佛陀的尊敬,“世尊”和“跋噶瓦”这两个词,哪个更能让人内心产生对佛陀的敬仰呢?哪个更能“令未信者生信,令已信者增长”呢?

硬要体现与梵文的不同,其实反而落入类似于“戒禁取”中。以前佛陀在世时,有人请佛陀用梵文说法,被佛陀拒绝,因为佛陀认为要让大众接受佛法,说法的语言应该符合大众的需求,而不要纠结于用哪种语言。而现在,为了和梵文有所区别而特意另起炉灶,而不顾这些词汇已经被大众所接受的事实,实际上反而违反了当年佛陀的精神啊。

另外,虽然尊者试图这么做,但是在不同的行文中却又没有一致性地遵从,比如《比库巴帝摩卡》中,又没有使用“跋噶瓦”,而是使用了“世尊”。可能尊者不同年代的书籍也反映了尊者思路的变化吧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这个QQ空间有点意思

2014年4月7日 没有评论

 

这个QQ空间(93027807,王者归来)可以去看看,还蛮有意思的。

提到禅宗其实是印度婆罗门教在中国流传,和道教思想的融合,分析得还有点道理。

空间中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:大乘佛教理论内部的混乱,除了佛法本身很复杂之外,还有个原因是文化在不同国度之间传递时,往往会出现各种误解,从而导致了混乱。比如达摩老祖到中国,自称是佛教传人。问题是在印度,各种婆罗门教,外道,其实都称自己是佛教传人,“佛陀”的原意就是“觉者”,很多不同流派都这么称呼自己,并非只有佛教才这么称呼。问题是咱们中国这边对这个情况不了解啊,一听说是“佛”,就以为就是释迦摩尼的传人来了。据说禅宗的根本典籍《楞迦经》,还贬斥释迦悉达多为外道呢。

这个说法是否属实还有待历史学家们考证,但是在佛法东传的过程中,由于文化的差异,语言的隔阂,以及印度佛教中后期本身和婆罗门教的糅合,导致大乘佛教今天的混乱局面,这个应该是确凿的。即使是小乘的四阿含,后来研究起来,也发现其实是不同部派流传的结果。

如果了解了这个背景,那么对于大乘佛学的各种自相矛盾就不难理解了,因为本来就是佛法和各种外道思想以及本地文化混杂后产生的结果。

当初释迦摩尼到底讲了什么,估计已经无从考究了,目前最靠谱的估计就是上座部保留的那部三藏了。

而且现在看来,所谓的“大乘佛学”和“小乘佛学”,其观点竟然是如此地尖锐对立,将二者并列在一起,用“大”“小”来区分其实是不合适的。这种对立和佛陀当年在世时,佛法和各种外道的对立其实没太多区别,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其实是斗争的延续。

不过貌似也不用太忧虑,虽然从学说上讲来彼此纷争很大,但是所有的派别,都支持人心向善,要守戒律,有了这一点至少保证佛教徒都是好人,都在干好事,学说间的理论差异可能只对那些个真正去修行的不到1%的人有区别而已。

还有个问题是中华文化的同化力太强了,任何学说派别,到了咱土地上,慢慢都会被吸收同化,因此来者是不是“纯正”的佛法又有什么意义呢?最后都会被改变的。

何况要是真的按照原始佛法的理论来搞的话,估计中国99%的佛信徒都会吓跑。要从六道中彻底脱离,不再轮回?咱中国人还想着长生不老呢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关于“信”的一个比喻

2014年3月30日 没有评论

 

最近看到一个关于“信”的比喻,很贴切,分享下:

大部分宗教,都强调对某个神(比如对上帝、湿婆等)无条件的信奉,但是佛法却很少强调这一点。这是为什么呢?打个比喻就明白了:

大多数宗教都是这样的:我说我紧握的拳头内有一颗美丽的钻石,但是我从来不把我的手掌伸开。这个时候,必须有“信”才行,因为你从来就看不到这颗钻石,没有这个“信”整个事情就玩不下去了。

佛法是这样的:你信或者不信都没有关系,我告诉你一个方法,按照这个方法你自己可以去把这个手掌打开,自己看一看那个钻石。

因此佛法里面虽然也提到“信”,更多地是“依法不依人”,强调要相信这个“方法”可以帮助你认识真理,但是从来不说要无条件的信奉佛陀。在佛法看来,不加思考,不加考证的无厘头的“信”其实是“盲信”,或者简单粗暴地说,就是“迷信”。

佛法和宗教没啥关系,它更像一门工程学问,有相关的理论体系和实践方法。就好比盖房子,有支撑性的建筑设计理论、力学理论、材料学,等等,最重要的,是要动手去盖房子,否则这些理论全是白扯。按照盖房子的步骤:挖地基、搭脚手架,输送砖瓦水泥,一层一层往上盖,直至最终完成。整个佛法理论体系,就好比那些建筑学、力学、材料学;动手盖房子就好比禅修,涅槃就是盖好了房子。这里面没啥不能公开仔细检验的东西,无所谓“信”抑或“不信”,你自己去试试就明白。

可惜的是,随着时代的变迁,佛法慢慢地自己也转变成为了一种宗教了。不但佛陀自己被神化,还冒出了无数的神灵,以满足大众祈福保平安的愿望。应该说佛陀的一生很成功,但是死后却比较失败。这位反宗教,反迷信的斗士,在他灭度后没多久,就被神化,而且目前是全世界最大宗教体系的总头头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心想事成

2014年3月29日 没有评论

 

已经有好几个修行的朋友和我提过这个事情了,我自己也能感觉到,就是修行之后,总是觉得越来越“心想事成”。

比如昨天,去公司开会手机没电了,结果会议上礼品送的就是多转换头插座,然后出来路上天桥遇到了卖手机充电线的,准备好之后,到旁边一个超市中,请求人家让我充下电,然后超市的老板很客气地让我充了好半天,然后还安慰我:没事,我们开到晚上12点,您充好了再走。

有人和我说:比如下午有会,但是真的很累了,要是会议不开就好了。结果真的就会有各种原因导致会议改期。感觉修行之后“愿力”提升了很多。

还有人比如家里出事了,但是总能遇到贵人相助,化险为夷。

好吧,这听起来有些神神叨叨。

有一种可能性,就是修行之后, 阅读全文 »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色即是空

2014年3月22日 没有评论

 

除了“阿弥陀佛”之外,“色即是空”可能是中国人知道得最多的佛教名词了。

我记得最早是出现在李连杰的电影《少林寺》中,男主角觉远看到师父的女儿,心动的时候,师父告诉他“色即是空”,从那以后,与电影《少林寺》同时火红中国的,还有这句“色即是空”。同时,大家也都认为这个词,就是说面对美色,不要心动,因为美色如同空幻。这个理解可能是目前中国人最普遍认可的理解了。如果一个女孩子要安慰即将分手的男朋友,这个词可以用上的。

学过佛后,开始知道了,这个“色”原来是指“物质世界”,看来不但美色是空,整个物质世界都是空,都是要分解溃坏的。这个就和物理学里面讲的“熵”有点象,熵总是不断在增大,走向坏灭。再到后来,明白了这个“空”原来在佛学中指的是“缘起”,就是任何事情都是有缘起的,不存在独立自在的事物,缘聚而生,缘散而灭。这个其实还比较好理解,因为日常生活中确实如此,也有大量的佛学教材用日常生活中的事情来举例,来说明这个道理。

再往后,就更明白了,这个“色即是空”,其实是从深定中出来之后,观察物质世界时,看到刹那生灭,万法缘起,而得到的结论。“色即是空”来自于《心经》,在经句开始也说得很清楚: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。”这个和现代量子物理的认识是基本相同的,虽然从我们日常直观中难以理解。

麻烦就麻烦在同一句话,被理解得含义太多,这个貌似是佛法的一大特点了。每次和别人交流佛法时,先搞清楚对方到底是个啥背景很重要,否则要么对方会觉得狗屁不通,要么觉得神神叨叨,更麻烦地是可能会陷入毫无意义的争论当中。大乘佛学里面特意搞出来一个“世俗谛”,一个“胜义谛”,虽然确实是创举,但如果没有大乘佛法,本来也就没有这些多种含义出现了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夜半灯光

2014年3月22日 没有评论

 

昨晚,又失眠了,开灯,看了看手机,2:30

记得以前失眠很多时候是3点多,但是最近失眠往往是2点多

失眠不要紧,关灯,放松身体,开始观察腹部的起伏

不知不觉 开始走神,思考这么观察下去会看到什么

也许会看到光明,这么观察其实是在培养定力,而按照经论的解释,定力增长之后应该会看到光明。加之以前见到过光明,因此我想接下来应该会看到光明的

正这么想着,突然眼前真的出现了光明

但是不是以前看到的白色,而是有点橘黄色,好奇怪

睁开眼睛一看,原来是洗手间的灯自己亮了!

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,为什么洗手间的灯自己会亮呢?难道我想着要出现光明,它就自己亮了??

脑袋中迅速出现各种可能:电路有问题?蟑螂爬到电灯开关上了?有灵异女鬼过来了?

大概一分多钟之后,听见轻微地一声“咔哒”声,然后洗手间的灯又自己灭了

房间重新陷入一片黑暗中

没想明白怎么回事,先把这个事情记下来吧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精进力

2014年3月19日 没有评论

关于“精进力”是什么,我曾经问过梅老师,她给我的答案是:“精进力是一种坚忍的耐力。”

当时我直接想到的是打坐的时候,对腿脚疼痛的忍耐,安心观察。

到后来,我开始意识到:这种“忍耐”,一定程度上是对心的漂浮的制约。在培养定力的过程中,心经常会发生漂浮。最开始的时候只有在漂浮了一段时间之后才能发现;训练一段时间后,在心即将漂浮的时候就会知道,而这个时候,那种飘走的感觉会很有吸引力,很舒服,此时必须强忍这种诱惑,将心牢固地锁定在所缘上。

也许过一段时间,又会得到更深的体会。这个道理就和当年学太极拳的时候,老师说的一句话:“百会不如一练”。老师教的东西,如果不去练习,永远也体会不到。当年学拳的时候,很多人问老师,有没有什么秘诀,老师说:“有,但是你没有练到那个地步,说了也没用。”

其实这个道理在修行的过程中总是不断能够体会到,同样一段经文或者教导,在修行的不同阶段来看,理解可能是完全不同的。或者没有到那个阶段,那就纯粹是文字,毫无意义;到了那个阶段,体证到了,就会明白原来是这样。

可能不同的领域都有这个问题,只是在佛学中这个问题最显著。因为佛学是心学,语言难以表达,各种经书中的描述,让不同的人来看得到的解释可能完全不同。而只有经历了同样修行过程的人,才能真正理解作者的原意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到底是“止”还是“观”?

2014年3月12日 没有评论

根据最近的体会,在采用马哈希禅法实践的过程中,很容易导致的一个问题可能是在不知不觉当中在修“止”而不是修“观”。

比如在关注腹部涨落的过程中,可能无意当中会转向关注腹部的“涨”和“落”这两个概念,而不是肌肉和压力的变化(“风大”),从而变成了修“止”。修“止”会让人觉得更加舒适,貌似能量在不断聚集,而修“观”貌似是一个能量在耗散的过程。

这导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。根据在禅修班中看到的情况,其实很多学员对这些细微差别其实是没有去注意的,而和老师的语言沟通中也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误解,那么,在现有采用马哈希禅法的人员当中,到底有多少人是真的在修“观”呢?而更有意思的一个问题是:在现有采用马哈希禅法而获得成就的人当中,到底他们真的是通过修习“纯观”而获得成就的吗?后面这个问题显然 阅读全文 »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试了试出入息念

2014年3月6日 没有评论

前两天突然想着应该试试出入息念,这两天就把注意力放到了鼻头前面,关注呼吸的概念,练一练定力。

和观察腹部呼吸类似,在头部前上方有微微的白光出现。不同的是,观察腹部呼吸时,如果中间走神,当从走神中拉回注意力(回到腹部)时,会看到一道较强的白光闪过,然后就消失了;而如果是出入息念的话,当从走神中拉回注意力(回到鼻头)时,白光也会出现,而且会持续保持。看来以前之所以白光消失,是因为注意力转到腹部去了,而貌似这个白光只能停留在面前。看上去佛陀说“置念面前”是因为这些禅相都是在脸前面出现?

从这一点来看, 阅读全文 »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五百罗汉

2014年2月15日 没有评论

 

华林禅寺是纪念达摩老祖的寺庙, 最大的特点是有一个五百罗汉堂,今天去参观了下,果然是很有特色,五百罗汉神态各异,栩栩如生,塑造工艺令人赞叹。

相比起各路神仙,这五百罗汉可能更加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。因为神仙往往是带有神话色彩,很多是传说中的人物,而这五百罗汉,是真正的凡人,他们和我们一样,最开始也是满身贪、嗔、痴,通过佛陀的教导和刻苦的修行,而最终将内在的习气消除,成就阿罗汉。从一定意义上来说,他们是真正“战胜了自我”。

相比起我们传统意识上讲的“英雄”,他们和佛陀其实才是人类历史上真正的英雄。

因为普通的英雄往往只是实现了某种民族气节、维护了某个集团世俗的利益、或者挑战了某种极限,然而从“战胜自己”这个最为艰巨的事情上面来说,没有人能够像阿罗汉那样令人尊敬。

相比之下,很多世俗“英雄”的所作所为,其实恰恰是为了实现某些人或者集团内心的贪欲或者嗔恨。尽管这些“英雄”在完成壮举的时候,往往表现出了高尚的情操和气节,然而从大背景上面来说,这种情操和气节往往是人类贪欲或者嗔恨导致的战争、冲突、竞争的牺牲品。这些“英雄”本来是没必要存在的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Web Hosting By Arvix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