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中的鞭炮和昆虫

2014年12月12日 没有评论

昨晚又是比较早醒来了,照例观察腹部的呼吸,开始又进入上次的状态中。

有点体会是一定不要动,尤其是想动的时候,坚持一下不要动,就会宁静很多。

大城市晚上还是太吵,一会儿这儿冒出点声音,一会儿那儿冒出点声音。总是不断地在把注意力拉回,每次拉回来都要再费点劲才能寻到所缘。

后来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了梦境,然后在梦中也是躺在床上观察腹部的呼吸。

然后在梦中又做了一个梦,在这个梦中梦里面,梦见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最后是耳边轰轰不断的巨响。后来发现貌似是窗户外面在放鞭炮,是持续的鞭炮的声音。

从梦中梦中退出来之后,在梦中觉得人可能会受到心理暗示,因为有个道友,就是因为听声音而开悟的,而我在关注腹部呼吸的过程中,很细微的声音也显得很大,比如胡子碰到被子上,也能听到很明显的刺啦刺啦声。也许是受到这个暗示,以至于在梦里面听到持续的鞭炮声。

在梦中继续躺在床上,然后另外一张床上传来了各种异常响动,心里有些恐惧,想把灯打开,但总也打不开。在黑暗当中,另外一张床上若隐若现有黑影。

想到爸爸妈妈就在隔壁,然后大声地叫他们。妈妈过来了,开灯也打不开,原来是停电了。

拿来手电筒,发现对面床上一只昆虫跑了下来,有点象蟑螂,又有些像蝗虫,土黄色,个头还不小,身上比较粗糙。在手电筒的照射下,它迅速跑开了,手电筒又照到了它几次,然后就不见了。

手电筒的光线,总是不均匀,有光圈,有阴影,心里在琢磨:要是有探照灯那样强烈而均匀的光线的手电筒就好了。

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。醒来继续观察腹部的呼吸,后来闹钟就响了,起床。

分类: 标签:

从涨落到概念

2014年12月6日 没有评论

由于前天有点进步,昨天刻意努力,希望能够保持。11点多就开始休息了,继续和往常一样在关注腹部呼吸中入睡。

早上醒来之后,开始用功。

因为感觉肚子内貌似有些气血淤积,首先双手叠起来顺时针,逆时针揉肚子。开始观察时,果然就比昨天柔顺很多,不太容易觉察到各种涨落过程中的磕磕绊绊,而是比较平滑的感觉。

呼吸逐渐细微。口中开始产生较多的津液。老师曾经说过,产生津液是某个阶段会出现的现象,其实很久以前就不止一次到达过这个阶段,惭愧的是一直没有进步。

努力关注腹部的起落,试图在平滑涨落中抓取所缘。

对四肢和身体的感觉逐渐变得虚无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感觉面前出现一个平面的感觉,对其他事物的感觉瞬间弱了好多。

开始不自觉地关注呼吸的“概念”,而不是腹部的具体涨落。变得有些轻松,有点象没有用功的感觉,比较自然。

刻意告诉自己不要控制呼吸。

杂念开始出现了一些,然后又回来了。

注意力从腹部转到了身前,面前。持续地关注呼吸的“概念”。回到腹部,看到腹部仍然在不断涨落。

呼吸变得短促,有些急促的感觉。

慢慢回到了现实中…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半夜的腹部涨落

2014年12月5日 没有评论

每次总是一休息就进步一点,忙起来就不行。昨天因为身体有些感冒,请了病假在住的地方休息,感觉就有些进步。昏睡在床上,仍然习惯性地关注腹部呼吸,觉得关注比较有力。

不过下午事情又来了,一直忙到晚上快一点多。睡觉的时候很疲惫,结果反而半夜就醒了。当时没看几点,估计是三四点钟吧。最近总是睡得晚,反而醒得早,说明心肾不交比较严重,疲劳益发导致肾水不足,更容易失眠。

反正也醒了,就继续关注腹部的呼吸吧。

晚上万籁俱静,只有屋外偶尔传来的街道上的车驰声。意念慢慢聚焦在腹部的起落,紧紧地盯着肌肉的伸缩,以及腹部皮肤和衣服摩擦的感觉。

貌似没有经过平时呼吸逐渐细微的这个过程,而是呼吸的过程越来越漫长,每一次腹部的涨落,中间逐渐显现出各种事件:衣服的摩擦感、肌肉的紧张和放松、还有说不清的无数的细微感觉,不断闪现消失。

感觉呼吸越来越长(应该是看得越来越细了),最后觉得呼吸有些不顺畅。觉得自己貌似在控制呼吸,试图放松,但是这个念头出现,马上注意力又回到了腹部的所缘。最后感觉呼吸是一个巨大的压力,极为漫长,而且似乎有些憋气的感觉。

到后来终于从里面出来了,昏昏沉沉又睡去了。

早上起来之后,发现身体非常轻松,身体里面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,让人很想笑起来。嘴角有点不自觉往上扬想笑的感觉。从这个反应来看,昨晚应该是比较接近一种定境了。以前这种事情也发生过,这种感觉终于又回来了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地狱的大门是从里面锁上的

2014年11月9日 没有评论

忘了是从哪里看到这个说法的。记得当时还有个例子,说如果把地域众生邀请到天堂,赦免他们的罪(按照基督教的说法),众生肯定纷纷离开天堂,重新返回地域。

因为地域有他们所喜欢的一切:事业、家庭、梦想、激情、挑战、各种刺激和乐趣。当然,也有苦,但是“苦乐交替,就是生活”。

而天堂,是无边的宁静与安详。

所以,没有人给地域上锁,地域是从里面被锁上的。

可见造物主在囚禁众生的时候,是很有智慧的。如果这个世界只有苦,那众生早就觉悟,起来革命了。就是要设计各种场景,缤纷多彩,苦乐相间,让众生迷失其中,流连忘返,从而永久呆在地狱中。

有人说如果把人放在一个屋子里面,隔音措施做得非常好,极度宁静。那这个人很快就会受不了了,因为听觉会慢慢地变得敏锐,呼吸、血流的声音慢慢地会变得如同雷鸣般粗大,让人难以忍受。

所以天人没有身体,这个设计也蛮合理的,否则这么粗重的身体,在那么宁静的环境中,可能会变得让人无法负担。

西方科技一直在按照地球人的样子来寻找外星人,这个思路其实是大有问题的。外星人未必有身体。如果找到的是有身体的外星人,估计也是被囚禁的众生之一了,那其实是革命同志啊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又是和外星人打仗

2014年11月4日 没有评论

前几天晚上的梦。

貌似这是一个永恒的主题,已经有很多次梦到类似的场景了。

共同的特点是总也打不过,到处跑,找地方藏。

这次梦中,先是看到天空中,地球人和外星人的飞船在交火。密密麻麻的战火,网状。这个时候心里就很恐慌,想找地方躲起来。

然后是地球人被打败,然后外星人开始往地球上开火,歼灭地球人。

找了好几个地方,都不合适。被别人看见,觉得不可靠。

无意当中看到一个密室的一个地板上的方形洞,翻开洞的盖板,里面是一个地道。进入地道,走一阵后里面变得很开阔,是一个大山洞,战败的地球人飞船队伍在里面。

有两个闪着火光的半透明的东西在持续的发光。据说是飞船的动力来源。

然后从我身上剪下了几根头发,还有身上的毛发,说是有一种元素可以帮助恢复,打败外星人。好像是一种含银元素的什么化合物。

每次做这种梦,都是旁观者。其实我没有参加战斗,但总是很慌张地逃跑,找地方躲起来。

分类: 标签:

《Lucy》

2014年10月26日 没有评论

禅修的人可能比较喜欢看这个片子,里面不少场景都是禅修中可以体验到的:与万物的融合、具备他心通、看到自己的身体消失、时间倒转(观察到缘起),等等。

当然也有一些超能力超出了禅修者的想象:力大无穷、控制他人,等等。

还有导演吕克贝松说的有几秒钟的画面显示Lucy穿越到宇宙另一面,真没看出来。

还有一些台词和禅修的基本原理是很有契合的。比如Lucy说放下痛苦、欲望、人性之后,量子物理等科学知识开始显现在她脑中。这个是佛法中一个核心的思想。还有说痛苦就是一种感受而已,看上去她已经趋于无我。

当然,禅修者之所以看到这些,未必是因为导演也了解禅修,而是因为二者都和超能力有些关系:前者是因为在深度禅定下心的力量会越来越大,展现出超能力;后者是试图用超能力来抓住观众的眼球。二者其实未必有啥必然联系。

从Lucy获得极度超能之后干的事情也能看出来二者的巨大鸿沟:她试图探索时间的起源。而这显然是正宗禅修者所不屑并极力避免的事情。一来时间并不存在(导演应该不知道这个了),二来即使知道时间的起点,这也和“离苦得乐”这个事情毫无关系。

随着能力的提高,Lucy的“人性”一面也越来越少,面部毫无表情,看上去挺酷的。阿罗汉们估计不会是这个样子。

总之,从情节上来说这个片子其实没啥好说的,简单到无聊,但是场面确实很热闹,比较有意思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境由心生?

2014年8月29日 没有评论

今年的禅修松松垮垮,进步退步,起伏比较大,但也让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玩的事情:

就是当用功用得比较好的时候,走在大街上,看来来往往的人,会觉得大家都很好看,女的很漂亮,男的很帅;

当有退步的时候,走在大街上,会觉得对面来往的人不好看,有的难看,有的没精打采,面容灰暗。

很奇怪吧?难道这就是所谓的“境由心生”?

 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闪光

2014年8月27日 没有评论

记得以前在一篇日志中提过,禅修有时候会看到闪光,就是在关注腹部呼吸,出现妄念,然后意识到有妄念,将注意力从妄念拉回到腹部呼吸上时,大脑中会有非常明亮的光线一闪而过。在网上问大家时,有人解释应该是注意力回到腹部时,可能眼睛也跟着移动,在眼睛转动的过程中看到了光线。但是即使是在晚上黑暗中,也会发生这个事情,就有些奇怪了。

直到昨天看了隆波帕默的《看见真相》,突然知道可能是怎么回事了。这个可能是观禅的正常现象,就是有妄念,然后意识到“有”妄念,这个时候心会从专注中退后一步,变成一个观察者,这个时候可能会有光明产生。貌似这个其实正是观禅的要领,如果能够持续不断地,在每个妄念产生时,都能持续地退后一步,保持着独立观察,可能就是正念吧。

回想起有时候在关注腹部呼吸时,如果突然听到声音,眼前也会出现闪光,我以前以为是受到惊吓眼睛闪动而引起,但实际上从专注腹部中离开,和从妄念中回到专注腹部,可能都是会有闪光的。也许关键在于这个“变化”的过程。回想起以前看到台湾萧平实讲他的体会,“禅”的出现往往是在观察运动的物体中(比如风中的树叶),貌似是一个道理。

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持续关注腹部的话, 阅读全文 »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梦中的禅相

2014年8月24日 没有评论

昨天中午不觉得饿,加上拖拖拉拉,没吃午饭,结果下午关注腹部呼吸反而特别明显。回想最近貌似长胖了一些,后果就是观察腹部的时候觉得不如以前那么清晰。看来过午不食还是有道理的,吃多了,容易昏沉,观察力就会下降。

到了晚上,睡觉时,先是做梦梦见开车和别人剐蹭,到了修理厂,看对方的车上哪些地方需要修,找了好多需要修补的地方,心想没关系,反正有保险,然后突然想起来在事故现场没联系保险公司,到了修理厂人家还认么?

后来迷迷糊糊就看到禅相了,仍然是黑色背景上的白色晶状体,但是这次是动态的,往下掉。

不知道是在梦中看见的,还是半夜醒来看到了。鉴于禅修之后半夜很少醒来了,应该是在梦中吧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《西游记》中的拜师疑团

2014年7月4日 没有评论

记得小时候,看过的第一部小说,就是《西游记》了。看过连环画,还看过小说。那个时候住农村,我爸从县城的图书馆里面把一些书借出来给我看,印象中最早的貌似就是《西游记》。

虽然很多年过去了,但是《西游记》中有一个故事让我一直萦绕在脑海中,久久不能忘记:那就是孙悟空漂洋过海,寻访老师的故事。这个故事之所以一直让我难以忘记,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当时没看懂一个地方:为啥菩提祖师在众多弟子中选择了孙悟空,传授他七十二般变化呢?由于有了这个疑问,导致这一段故事让我一直印象很深刻。

到后来,看到各种拜师情节,比如杨露禅偷师学艺,二祖断臂求法,等等等等,就知道这个拜师是一个很艰难的事情,老师要考察学生很多方面的条件,最后才能传以绝技。有的功夫甚至只能传给子女,还传男不传女,很是苛严。就对孙悟空最开始被师父赏识这一段情节越发不解。

到最近,偶尔在电视中看到了老版的《西游记》重播,正好看到这一段,突然明白了。

首先,孙悟空为啥要去学艺,是因为看到猴群中有老猴子去世,众猴哀泣,石猴知道原来猴子会受衰老、死亡之苦,顿生求法之心。如果我们把这个故事和佛陀年青时的故事一对比,就明白这个石猴不一般。这就属于佛陀种姓那一类,哪怕是第一次见到苦,就会生起追求解脱之心。

可见吴承恩应该是有些了解佛教的。他选择须菩提作为孙悟空的师父,可能也是有考虑。作为佛陀座下“悟空第一”的弟子,须菩提当孙悟空的老师,可以说是天作之合。当然,也不排除吴在写小说的时候,正是因为石猴是须菩提的弟子,所以才给他起了这个名字。

在决定授艺那个环节,菩提祖师询问了石猴好几个问题,问他学不学这个,学不学那个,石猴判断学还是不学的唯一标准就是“可得长生?”看石猴这也不学,那也不学,师父生气,拿起戒尺敲了石猴三下,双手背在身后离去。石猴如何悟透师父的意思姑且不谈,为什么祖师在经过双方这一轮相互问答之后,就决定要传授给石猴绝技呢?这里面大有玄机。

作为佛陀座下的弟子,须菩提最为得意的,肯定不是平常教给弟子们的那些搏击强身、养生健体之术,而是了脱生死的大法。然而,座下的弟子们,恐怕没有任何一个像悟空那样,能够对这一点有这么强的执着追求。

其实这个有些奇怪,为啥那些徒弟都不如悟空这样执着追求这个呢?

这个就是前面讲的种姓问题了。就放到今天,如果谈起了脱生死,我们看看谁真的感兴趣呢?十之八九都觉得此人是脑子有毛病吧?

还有就是已经被世俗所侵染,对此已经完全失望、抑或完全没有意识的人。天天看到生老病死,已经不以为意。或者只享受着世间暂时的快乐,而不去思考苦总会来临。

徒弟找师父难,其实师父找徒弟也难啊。要找到真的能够领悟师父的精髓,并有热情、有资质、又足够勤奋、能够把师父的绝技传承下去的人,其实是很不容易的。在这个石猴身上,须菩提看到了自己。

人们常以为徒弟找到一个好的师父会欢喜得不行,其实当师父找到一个好徒弟的时候,内心的狂喜也是难以抑制的。当须菩提在石猴头上敲那三下时,我想,他的手,肯定是微微颤抖的。石猴感觉到了么?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Web Hosting By Arvix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