境由心生?

2014年8月29日 没有评论

今年的禅修松松垮垮,进步退步,起伏比较大,但也让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玩的事情:

就是当用功用得比较好的时候,走在大街上,看来来往往的人,会觉得大家都很好看,女的很漂亮,男的很帅;

当有退步的时候,走在大街上,会觉得对面来往的人不好看,有的难看,有的没精打采,面容灰暗。

很奇怪吧?难道这就是所谓的“境由心生”?

 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闪光

2014年8月27日 没有评论

记得以前在一篇日志中提过,禅修有时候会看到闪光,就是在关注腹部呼吸,出现妄念,然后意识到有妄念,将注意力从妄念拉回到腹部呼吸上时,大脑中会有非常明亮的光线一闪而过。在网上问大家时,有人解释应该是注意力回到腹部时,可能眼睛也跟着移动,在眼睛转动的过程中看到了光线。但是即使是在晚上黑暗中,也会发生这个事情,就有些奇怪了。

直到昨天看了隆波帕默的《看见真相》,突然知道可能是怎么回事了。这个可能是观禅的正常现象,就是有妄念,然后意识到“有”妄念,这个时候心会从专注中退后一步,变成一个观察者,这个时候可能会有光明产生。貌似这个其实正是观禅的要领,如果能够持续不断地,在每个妄念产生时,都能持续地退后一步,保持着独立观察,可能就是正念吧。

回想起有时候在关注腹部呼吸时,如果突然听到声音,眼前也会出现闪光,我以前以为是受到惊吓眼睛闪动而引起,但实际上从专注腹部中离开,和从妄念中回到专注腹部,可能都是会有闪光的。也许关键在于这个“变化”的过程。回想起以前看到台湾萧平实讲他的体会,“禅”的出现往往是在观察运动的物体中(比如风中的树叶),貌似是一个道理。

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持续关注腹部的话, 阅读全文 »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梦中的禅相

2014年8月24日 没有评论

昨天中午不觉得饿,加上拖拖拉拉,没吃午饭,结果下午关注腹部呼吸反而特别明显。回想最近貌似长胖了一些,后果就是观察腹部的时候觉得不如以前那么清晰。看来过午不食还是有道理的,吃多了,容易昏沉,观察力就会下降。

到了晚上,睡觉时,先是做梦梦见开车和别人剐蹭,到了修理厂,看对方的车上哪些地方需要修,找了好多需要修补的地方,心想没关系,反正有保险,然后突然想起来在事故现场没联系保险公司,到了修理厂人家还认么?

后来迷迷糊糊就看到禅相了,仍然是黑色背景上的白色晶状体,但是这次是动态的,往下掉。

不知道是在梦中看见的,还是半夜醒来看到了。鉴于禅修之后半夜很少醒来了,应该是在梦中吧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《西游记》中的拜师疑团

2014年7月4日 没有评论

记得小时候,看过的第一部小说,就是《西游记》了。看过连环画,还看过小说。那个时候住农村,我爸从县城的图书馆里面把一些书借出来给我看,印象中最早的貌似就是《西游记》。

虽然很多年过去了,但是《西游记》中有一个故事让我一直萦绕在脑海中,久久不能忘记:那就是孙悟空漂洋过海,寻访老师的故事。这个故事之所以一直让我难以忘记,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当时没看懂一个地方:为啥菩提祖师在众多弟子中选择了孙悟空,传授他七十二般变化呢?由于有了这个疑问,导致这一段故事让我一直印象很深刻。

到后来,看到各种拜师情节,比如杨露禅偷师学艺,二祖断臂求法,等等等等,就知道这个拜师是一个很艰难的事情,老师要考察学生很多方面的条件,最后才能传以绝技。有的功夫甚至只能传给子女,还传男不传女,很是苛严。就对孙悟空最开始被师父赏识这一段情节越发不解。

到最近,偶尔在电视中看到了老版的《西游记》重播,正好看到这一段,突然明白了。

首先,孙悟空为啥要去学艺,是因为看到猴群中有老猴子去世,众猴哀泣,石猴知道原来猴子会受衰老、死亡之苦,顿生求法之心。如果我们把这个故事和佛陀年青时的故事一对比,就明白这个石猴不一般。这就属于佛陀种姓那一类,哪怕是第一次见到苦,就会生起追求解脱之心。

可见吴承恩应该是有些了解佛教的。他选择须菩提作为孙悟空的师父,可能也是有考虑。作为佛陀座下“悟空第一”的弟子,须菩提当孙悟空的老师,可以说是天作之合。当然,也不排除吴在写小说的时候,正是因为石猴是须菩提的弟子,所以才给他起了这个名字。

在决定授艺那个环节,菩提祖师询问了石猴好几个问题,问他学不学这个,学不学那个,石猴判断学还是不学的唯一标准就是“可得长生?”看石猴这也不学,那也不学,师父生气,拿起戒尺敲了石猴三下,双手背在身后离去。石猴如何悟透师父的意思姑且不谈,为什么祖师在经过双方这一轮相互问答之后,就决定要传授给石猴绝技呢?这里面大有玄机。

作为佛陀座下的弟子,须菩提最为得意的,肯定不是平常教给弟子们的那些搏击强身、养生健体之术,而是了脱生死的大法。然而,座下的弟子们,恐怕没有任何一个像悟空那样,能够对这一点有这么强的执着追求。

其实这个有些奇怪,为啥那些徒弟都不如悟空这样执着追求这个呢?

这个就是前面讲的种姓问题了。就放到今天,如果谈起了脱生死,我们看看谁真的感兴趣呢?十之八九都觉得此人是脑子有毛病吧?

还有就是已经被世俗所侵染,对此已经完全失望、抑或完全没有意识的人。天天看到生老病死,已经不以为意。或者只享受着世间暂时的快乐,而不去思考苦总会来临。

徒弟找师父难,其实师父找徒弟也难啊。要找到真的能够领悟师父的精髓,并有热情、有资质、又足够勤奋、能够把师父的绝技传承下去的人,其实是很不容易的。在这个石猴身上,须菩提看到了自己。

人们常以为徒弟找到一个好的师父会欢喜得不行,其实当师父找到一个好徒弟的时候,内心的狂喜也是难以抑制的。当须菩提在石猴头上敲那三下时,我想,他的手,肯定是微微颤抖的。石猴感觉到了么?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人的复杂性

2014年7月3日 没有评论

今天因为又出差住酒店,突然想起了有一次和同事出差的情景。

记得当时也是住在酒店,我平时住酒店很少使用门上的那个铰链,那天晚上也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想用上,就把铰链锁住了门。

结果还真发挥了作用:睡到半夜,突然被门口铰链的一阵剧烈拉扯声吵醒,有人试图进入屋里面!

由于门被铰链锁住,对方没有得逞。然后我听到门外有人在用步话机:不是这一间?搞错了?

我明白了,这应该是酒店自己的人,可能是值夜班的人,找一个空房间进来休息,但是房间搞错了。否则外人是不可能打开门锁的,也不可能有步话机,然后还这么大声地通话。

我想了想,觉得挺好笑的:这帮人也是可怜,通宵不能睡觉,找了个房间还找错了。迷迷糊糊又入睡了。

第二天和同事说起这个事情,她一脸的诧异和忿怒:要是我,早就投诉他们了!我笑了笑,就过去了。

后来仔细回想起来,当时我的心在想什么呢?被吵醒的最开始那一刹那是觉得有一点恐惧,然后有些疑惑,内心升起了一点忿怒,然后明白怎么回事之后觉得有些搞笑。我那位同事,我知道她平时嗔心也是比较重的,可能反应比我要剧烈些,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心是怎么活动的?会怎么做?可能对她来说,马上打个投诉电话是比较正常的。

忘了是谁说过的一句话:嗔心其实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。相对来说,我确实内心的恐惧感不是那么强烈,对很多事情不是太在意,嗔心比较弱一点。好处是往往会较为专注地去做事情,较少受到情绪的影响,坏处是对自己的保护可能不是那么强。

突然觉得人真的是一种复杂的动物,每个人其实内心都是不同的。正是这种多样性,构成了复杂的人类社会。也直接影响了各种事情的发展,甚至是社会的走向。但是这种复杂性,又一点没有超出佛陀所归纳的心的活动的范围:贪、嗔、痴,以及经论中所说的各种心所和心路过程。

有时候觉得人类社会其实没有什么好玩的,就是这点东西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基础噪音

2014年7月3日 没有评论

昨晚来到江门出差,今天中午午休时照例观察腹部的呼吸涨落,慢慢地进入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:当发生分神的时候,呼吸会自然地发生变化,然后这个变化被观察到,然后意念自动重新回到所缘上。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,非常持续地保持在所缘上。

记得以前有一次在上海出差,也出现过一次持续保持很很长的专注的事情。

难道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就比较容易用功?

可能更多地是因为比较安静。因为上次在上海,住的是一个很靠里面的花园酒店,非常安静。江门这个地方也是比较安静的。而广州的噪音很大,即使到了晚上,也持续地保持较高的基础噪音。也许噪音是影响入静的一个重要的障碍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杂念太多

2014年6月22日 没有评论

前几天早晨起来又看到禅相了,所以这两天抓紧修习了一下,还是有一点点进步:就是在专注时,会隐隐看到禅相。而在此之前,往往是在睡觉醒来的时候偶尔会看到。

但是也暴露出了很多问题:杂念真的很多。最近工作很忙,在静下来后,杂念实在太多了。以前静下来没这么多杂念的。

而且身体貌似也有些问题,可能是最近比较疲劳,往往是身体先感觉到需要动一动,不能长时间坚持在一个姿势。在以前,往往是思绪先坚持不住,而不是身体先坚持不住。看来保持强健的体魄是很重要的,做任何事情这都是基础。

昨天(6月22日)晚上,中间貌似醒来了好几次,每次都是持续地关注腹部的呼吸。感觉在半梦半醒之间,突然想到:我应该听一听周边有什么声音。这个想法冒出来,可能是受到了某个道友因为观声音而开悟的经验所影响。当注意力放到声音上的时候,耳边顿时冒出了很大很杂乱的声音,大脑在那一瞬间有“嗡”地一下进入某种状态的感觉。各种声音接踵而来,听不清是什么内容,非常狂乱。但在大脑的右上角的位置,感觉有一个持续的念咒的声音,仔细听了听,这个声音持续不断,但一句也听不懂,既不是英语,也不像藏语,以前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语言,声音一点间断也没有,就是那么持续地念着,是一个偏男性的声音。

后来貌似又陷入梦境(但是刚才的体验可能也是做梦),梦到了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场景,比如去食堂打饭……

 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迷信的危害

2014年6月14日 没有评论

记得当年还在写程序的时候,看到《人月神话》中有一个有趣的故事:

一位项目经理拿来以前一个软件产品的设计说明书来让大家学习,大家苦苦研究了几个星期,都稀里糊涂,不明白所以然,觉得自己水平太弱,无法理解其思路。

这个时候另外一个项目组的人过来了,看到大家的困境,翻了翻那个设计说明书,不屑地说:“这个设计说明书纯粹是垃圾!”

众人惊,齐问为何?

此人说:“你看,任何一份软件设计说明书,都要说清楚输入是什么,输出是什么,这份说明书有这些么?”

众人恍然大悟,这么一个原则性的要求,竟然被忘了。然后再去翻这个设计说明书,发现不但没有输入输出,整个里面内容都是混乱不堪,虽然结构措辞看上去很严谨,但其本质内容却是自相矛盾,毫无逻辑。

原来大家之所以看不明白, 阅读全文 »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“寻找自己”的故事

2014年6月2日 没有评论

在佛经上曾经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:

一天,几个年轻人,带着一个女孩子,晚上在树林里玩耍,第二天他们早上醒来之后,发现这个女孩子不见了,同时他们身上的财物也不见了。他们急急忙忙地去找这个女生。就在这个时候,他们看到了正在一棵树下坐禅的佛陀,就问佛陀是否看到一个女孩子经过。佛陀看着他们说:“你们是找到自己丢失的东西重要呢?还是找到自己重要?”这几个年轻人顿时醒悟,向佛陀请教解脱之法,并成为了佛陀的弟子。

应该说这几个年轻人很幸运,要是换到世道险恶的现代,他们可能丢的就不是什么财物了,可能要先检查下自己的肾还在不在了。

而他们更幸运的是,竟然无意当中遇到了佛陀,并能有机会得到佛陀的教诲,这不能不说他们的福报真是太好了。

但是他们最最幸运的,是他们出生在古印度: 阅读全文 »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移动的禅相

2014年5月21日 没有评论

昨晚,静静地躺在床上,开始倾注全力关注腹部的起伏。

觉得腹部的起伏有些变长的感觉,可能是看得更细致一些。另外,关注比较以前稍稍稳定持续一些。

今天早上,又是先醒了一下,然后又入睡,然后开始做梦。

梦见要把衣服挂到一棵树上,但是那个树上貌似盘着一条大蛇。然后视角退后,我变成了旁观者。大蛇和树下的人发生了争斗,有人用枪射瞎了蛇的右眼,蛇怒,张开大嘴攻击树下的人们。然后又有人用箭射蛇的左眼。最后人们和蛇都死了。然后心中生起了一个想法:地球上的动物都灭亡了。然后目光开始转向旁边的建筑物,西斜的阳光从建筑物的缝隙中射进来。自己似乎在缓缓平移,光线的角度随之变化。

然后醒了过来。眼前感觉看到若隐若现的一些东西,然后集中全力盯着那个东西看,它开始有点光亮,然后瞬间中禅相出现了。

先是出现了一块类似金属的东西,分为三个纵向的板块,两边两个板块是静止的,中间那个板块在缓缓移动。金属是那种黑白相间的,既有点规则,又看不出来。

禅相很快消失。然后另外一种禅相出现,是比较均匀的空间平铺的小点点。然后又消失。然后前面那种禅相又出现了一次。

总结起来,禅相总是出现在早晨刚刚睡醒的时候,在此之前往往会做一个比较清晰的带色彩的梦。

对我来说出现禅相貌似并不难,但是从历史上来看,反反复复,进步又退步。看来还是应该集中精力全力以赴地修习一段时间,否则总也无法突破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Web Hosting By Arvix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