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业处的折腾

2016年2月6日 没有评论
在出入息念的教法中,让我一直困惑的就是那个“用心感受呼吸”。在出入息念中,注意力的关注点在人中上方,鼻孔下方,悬空的位置。一直很困惑这样的话如何知道当前的呼吸呢?如果要知道,就会借助于空气与人中处或者鼻孔处的皮肤的接触,但是那样的话,就需要离开业处,注意力转移到皮肤上,这样不就无法关注业处了么?
问同修的贤友,有的说没必要那么精确,大致是那个区域就好啦;有的则坚持说可以“用心感受呼吸”,不用关注皮肤也能知道呼吸。
我知道如果关注皮肤,实际上是关注地大,会很快导致皮肤僵硬。
另外,由于以前修马哈希禅法,养成了一个习惯,就是跟踪腹部的涨落,很容易导致在修出入息念的时候注意力跟着呼吸走,这实际上是关注风大,很容易导致鼻子那里变得刺痛。
这样导致心情很纠结,练习的时候既不敢靠皮肤太近,又不能离得太远,不知如何是好。

阅读全文 »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上火眼红

2016年2月5日 没有评论

此文大概是2015年9月份的事情,刚刚在草稿箱中发现,发布出来供以后参考。

——

前几天开始,肝脏有点不舒服,可能是肝火盛的缘故,右眼有点充血变红了。

昨天晚上感觉越来越严重,也没管它,到了半夜3点多疼醒了,照了下镜子,吓了一跳,整个右眼的眼白全部充血变红。

但是也没办法,房间里没有眼药水,只好接着睡。

很难受,努力专注于腹部的呼吸,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梦见两眼的眼眶裂开了,然后往头顶摸了摸,发现头盖骨也裂开了,裂成了四瓣还是五瓣。头皮是完整的,但是隔着头皮可以摸到裂缝。

心里倒是一点也不慌,觉得还挺正常的,想着修行到了一定程度是不是就会这样?

后来发现分神后,裂缝就小了,赶紧又专注于腹部呼吸,然后裂缝又变大了。

早晨起来后,发现身体好舒服的感觉。

照了照镜子,眼红好多了,赶紧去买了眼药水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法住禅林攻略(2016年2月版)

2016年2月5日 没有评论

本文内容来自于2016年2月在法住禅林禅修的纪实,如果您看到这篇文章时日子过去太久,里面有些内容可能与现时实际情况不符。

交通

如果要赶在晚上7点前到达报名处的话,到达西双版纳景洪机场的时间不要晚于下午三点。从景洪到勐遮需要两到三个小时,然后从勐遮到山上还需要一段时间。晚课是下午7:30开始,如果7点没到的话,接待的尊者可能就去晚课了。

景洪机场出来后,有出租车从机场到版纳客运站,其实很近,但是要40元,不打表。版纳客运站有直接到勐遮的班车,如果票卖光了,就需要先到勐海,然后从勐海再到勐遮。到勐遮后,可以坐摩托车到山上(40元),也可以和勐海到勐遮之间那种小客车(7座)的司机师傅谈,请他从勐遮送到山上(70元)。坐摩托车的话多穿点,尤其是傍晚,山风很冷。括号内的价格仅供参考,具体数值可能取决于你的侃价能力。

住宿

正常情况是一个人住一个孤邸,但是如果来的人比较多的话,可能安排多至四个人住一个孤邸(有人睡地板)。

环保

这里对环保要求很高,不准使用卫生纸、纸巾等难以降解的东西。洗衣液、 阅读全文 »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观呼吸?

2015年8月28日 没有评论

“观呼吸”这个词带有很大的误导性。可能“随观呼吸”这个提法更好。

其实注意力是集中在一个固定的点上,呼吸更多地是一个“背景”的信息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耆那教教主的禅定问题

2015年3月4日 没有评论

在《佛陀的圣弟子传》中记录了这么一件事情:一位佛教徒吉达(Citta)在和当时的耆那教教主尼乾陀.若提子(Nigantha Nataputta)在一次讨论中,若提子不相信佛陀所说的“无寻无伺定”,认为思维之流不可能断除。

吉达最终说出他自己已经经历所有的禅定,而后三种(二禅到四禅)确实是无寻无伺的,此时耆那教教主陷入了沉思,因为他自己从未经历过,从而武断地以为它们是虚构的。

这一故事令人震惊。耆那教作为当时和佛教并存的几大教派,在印度的影响力比佛教大(佛教其实在当时排不上号),但是其教主却连二禅都未曾经历过。这对于佛教团体中随处可见的阿罗汉、大神通者这种状况来说,二者似乎完全不在同一个级别上。这似乎印证了一个观点:佛教其实与当时其他的教派并不是同一种性质的东西。其他教派的诸多结论大多出于哲学思辨,而佛教是以禅定所培养出来的观察能力为基础。虽然各个教派所研究的问题有很大的类似性,但其实这种类似性更多地来自于印度文明传统(比如轮回、业力),佛教修行所达到的那个境地可能大多派别从来没有体验过。这也难怪佛陀面对有些教派的挑战,有时甚至保持沉默,因为实际上无法给出对方可以理解的回答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出入息念文摘

2015年3月3日 没有评论

这篇关于出入息念的实际操作要点不错,原文在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008518501014bqg.html

复制如下:

道澄尊者2009年2月5日开示安般修法
很多同学要练习这个叫做安般念,安般念他叫做anapanasati,中文叫做观呼吸,也叫做观入出息法。一些中文法师叫做数息法,其实应该叫观呼吸会比较适当。数息是一种对治法的,安般念属于色界禅,也既是说在这一世,你如果成功进入安般念的第一,第二,第三,第四禅,那么将来就会往生到色界的一禅天。二禅天,三禅天跟四禅天。因为整个的六道轮回就分为欲界,色界与无色界,三十一界。
我从坐的姿势开始说, 阅读全文 »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入睡方法

2015年2月21日 没有评论

每个人入睡的方法都不同。

有个朋友促进自己入睡的方法很离奇:每次难以入睡的时候,只要拿一块丝绸,或者丝绸状的东西,放到自己下嘴唇上,很快就能入睡。

小时候我爸妈交给我入睡的方法就是数数:1,2,3,4,5……一直数下去。是否有效已经忘了,貌似经常数着数着就走神了。

直到后来看到了“出入息念”,并试着练习了一段时间后,突然想起来其实我小时候入睡就是这么搞定的。就是把注意力放到鼻子前面那个地方,持续盯着那个地方,然后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没有人教过我这个方法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采用这种方法,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前世记忆的作用吧,听说我们在往世中,都是在禅定中过来的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凤凰状的禅相?

2014年12月27日 没有评论

清晨。照例是通过紧紧关注腹部的涨落而逐渐看到禅相。

最开始是一个小白团,有点模糊,集中注意力看着它,就会出现禅相。

很不稳定,看着它的时候,它很快就消失了。

这次看着有些形状,象一只鸟,有点凤凰那个样子。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
梦中的鞭炮和昆虫

2014年12月12日 没有评论

昨晚又是比较早醒来了,照例观察腹部的呼吸,开始又进入上次的状态中。

有点体会是一定不要动,尤其是想动的时候,坚持一下不要动,就会宁静很多。

大城市晚上还是太吵,一会儿这儿冒出点声音,一会儿那儿冒出点声音。总是不断地在把注意力拉回,每次拉回来都要再费点劲才能寻到所缘。

后来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了梦境,然后在梦中也是躺在床上观察腹部的呼吸。

然后在梦中又做了一个梦,在这个梦中梦里面,梦见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最后是耳边轰轰不断的巨响。后来发现貌似是窗户外面在放鞭炮,是持续的鞭炮的声音。

从梦中梦中退出来之后,在梦中觉得人可能会受到心理暗示,因为有个道友,就是因为听声音而开悟的,而我在关注腹部呼吸的过程中,很细微的声音也显得很大,比如胡子碰到被子上,也能听到很明显的刺啦刺啦声。也许是受到这个暗示,以至于在梦里面听到持续的鞭炮声。

在梦中继续躺在床上,然后另外一张床上传来了各种异常响动,心里有些恐惧,想把灯打开,但总也打不开。在黑暗当中,另外一张床上若隐若现有黑影。

想到爸爸妈妈就在隔壁,然后大声地叫他们。妈妈过来了,开灯也打不开,原来是停电了。

拿来手电筒,发现对面床上一只昆虫跑了下来,有点象蟑螂,又有些像蝗虫,土黄色,个头还不小,身上比较粗糙。在手电筒的照射下,它迅速跑开了,手电筒又照到了它几次,然后就不见了。

手电筒的光线,总是不均匀,有光圈,有阴影,心里在琢磨:要是有探照灯那样强烈而均匀的光线的手电筒就好了。

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。醒来继续观察腹部的呼吸,后来闹钟就响了,起床。

分类: 标签:

从涨落到概念

2014年12月6日 没有评论

由于前天有点进步,昨天刻意努力,希望能够保持。11点多就开始休息了,继续和往常一样在关注腹部呼吸中入睡。

早上醒来之后,开始用功。

因为感觉肚子内貌似有些气血淤积,首先双手叠起来顺时针,逆时针揉肚子。开始观察时,果然就比昨天柔顺很多,不太容易觉察到各种涨落过程中的磕磕绊绊,而是比较平滑的感觉。

呼吸逐渐细微。口中开始产生较多的津液。老师曾经说过,产生津液是某个阶段会出现的现象,其实很久以前就不止一次到达过这个阶段,惭愧的是一直没有进步。

努力关注腹部的起落,试图在平滑涨落中抓取所缘。

对四肢和身体的感觉逐渐变得虚无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感觉面前出现一个平面的感觉,对其他事物的感觉瞬间弱了好多。

开始不自觉地关注呼吸的“概念”,而不是腹部的具体涨落。变得有些轻松,有点象没有用功的感觉,比较自然。

刻意告诉自己不要控制呼吸。

杂念开始出现了一些,然后又回来了。

注意力从腹部转到了身前,面前。持续地关注呼吸的“概念”。回到腹部,看到腹部仍然在不断涨落。

呼吸变得短促,有些急促的感觉。

慢慢回到了现实中…

分类: 佛学 标签:
Web Hosting By Arvixe